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科学推进我省农业生态转型

时间:2019-09-02 10:20:37     来源:福建日报

  当下我国农业的可持续发展日益受到资源、环境数量和质量双重约束,依赖“化石能源”投入维持产量的常规农业发展方式已难以为继,必须实现增长方式的转变,农业的生态(化)转型势在必行。

  2018年中央1号文件明确提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等20个字为方针的乡村振兴战略。生态农业的本质是对资源利用方式的变革,把农业生产的若干环节“接口”起来,上一个环节的“废物”成为下一个环节的“资源”,由此形成一个自净的生产体系。生态农业有望把“产业兴旺”“生活富裕”和“生态宜居”的目标融为一体,并对“乡风文明”和“治理有效”产生积极影响。

  福建地处我国东南沿海的丘陵地带,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其农业的生态转型挑战与机遇并存。挑战是我省存在耕地资源少且禀赋不足、劳动力资源及其农业文化流失严重等问题,也存在全国类似的由于化肥、农药过量施用带来的耕地土壤结构破坏、重金属污染与食品安全难题。化肥、农药的过量施用,加上畜禽粪便的不合理处置造成严重的农业面源污染,超出了自然生态系统的净化恢复能力,给土壤、水体和大气健康带来了很大威胁。由此可见,福建农业的生态转型十分紧迫。机遇是福建农业生态转型时机,与人民日益增长的对安全食品的需求,以及省委省政府决心实现化肥、农药减量化的政策时机重合。此外,福建具备近20年的“生态省”建设基础,目前,福建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和景观基础,森林覆盖率达65.99%,连续30年居全国首位。在中央提出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后,福建相继成为生态文明先行示范省和生态文明试验区,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具有先行先试的政策优势,在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方面也有良好的基础。

  在这样机遇和挑战并存的形势下,我省农业生态转型的任务包括:

  农业由纯商品经济的产业回归到生命保障的公共事业转型。由于常规农业以追求产量为目标,单一地按市场经济机制运行,忽略农业的多功能性和“三生(生产、生态和生活)”属性。正如国外学者所定义的,农业是“把太阳光转化为人们健康、幸福生活的产业”,这样特殊的生命产业不能通过单一的市场机制实现,而要把它转型为提供公共产品的公共事业,让社会参与投资和定价,促进我省广大乡村“产业兴旺”和“生活富裕”的协调统一。

  农业生产由生态上的恶性循环向生态上的良性循环转型。因为单一追求高产,大量投入各类基于化石能源的化学物质,换来的是土壤的破坏,水体的污染,温室气体向环境排放,最终造成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威胁消费者的健康。只有通过发展农林牧“接口”、农工商“一体化”的生态农业,才能扭转上述生态上的恶性循环为生态上的良性循环,实现我省广大乡村走向“生态宜居”和“生活富裕”的协调统一。

  农业推广由纯政府职能向政府、大学、社会的系统联动转型。当下的农技推广与农业技术源头的大学、科研机构和农业企业脱钩。此外,农技推广没有也无法整合来自各个研究机构的生态农业技术而形成技术体系,不利于生态农业的健康发展。因此,今后各级政府农业管理部门通过委托大学、科研机构和大型农业企业研制生态农业技术,鼓励社会各级组织如非政府组织、农业服务大队和农村合作社参与整合和推广生态农业技术及其体系,推进我省广大乡村社会的“治理有效”和“乡风文明”的统一。

  总之,为建设好全国生态文明试验区,实现福建乡村振兴战略目标,在农业生态学的指导下,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推进福建生态农业强省建设,实现本省农业的生态转型。

  理论先行。生态学是生态文明和生态农业的理论基础,融合农学与生态学的农业生态学是建设生态农业的方法论。要建设好生态农业,必须加强农业生态学学科建设、科研投入和专业教育。建议在作为全国农业生态学学科和课程教学创始单位的福建农林大学设立农业生态学本科专业,并逐步发展从本科到博士教育的完整的农业生态学学历教育体系,为福建建立生态农业强省储备理论基础和人才。

  政策保障。2015、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两个“1号文件”的核心词都是“创新”,围绕“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一要“加大改革创新力度”,二要“落实发展新理念”,即要落实十八大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于农业的生态转型制度建设中:建立生态农业的绿色行动清单制度,以指导第一线生产者认清什么是生态农业和如何开展生态农业建设;建立生态农业产品的认证制度,让从事生态农业的生产者分享到应有的收益。结合上述两项制度,我省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的制度建设的当务之急是研究和构建农业生态补偿机制。

  技术整合。既要大力研制单项生态农业技术,更要重视生态农业复合技术体系建设。就单项技术而言,建议我省大力投入研制如下生态农业核心技术:无公害农产品的种养殖技术,特别是引进高质量、富有抗病、抗虫特性的动植物新品种,以及对传统农业的轮、间、套作和生物防治等技术的挖掘和整合;无公害农产品生产的基础支撑技术,关键是对新型材料如环境友好型肥料、生物性农药、可降解农膜等研究和开发等;无公害农产品的加工技术,主要对清洁化、标准化、高效益和综合化加工技术的研制和应用等;生态农业农产品认证、营销及其信息化管理技术,关键是应用现代信息技术如3S技术于生态农业产品的生产、加工和品牌认证、营销等管理营销环节中。在技术体系方面,建议发展“各色”生态农业技术体系:“绿色”技术体系,“绿色”与植被有关,即以大农业观点开发、利用和管理山地自然资源。“蓝色”技术体系,“蓝色”与“水”相关,首先,引导消费者改变以谷物为主的消费结构,实施海洋工程,从海洋里找食物(蛋白),可节制动物养殖,减少碳排放;其次,从节约水资源角度,实施旱地工程和节水工程,减少耗水的水稻种植面积,可减少淹水性水稻田大量的CH4和N2O排放。“白色”技术体系,“白色”指加工后的农产品,即鼓励农产品就地加工,促进本地资源增殖和效益增值。“灰色”技术体系,“灰色”指计算机技术,即融合地理信息系统、全球定位系统和遥感系统结合的“3S”技术发展山地型精准农业。

  监管到位。首先,严格执行与农业的生态转型和生态农业建设相关的一切规章、条例和法律,是建设好我省生态农业的底线。现有的规章、条例和法律包括:《农业法》《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基本农田保护条例》《水法》《循环经济促进法》《森林法》《退耕还林条例》《草原法》《草畜平衡管理办法》《渔业法》《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等等。此外,根据本省的资源与环境特点和生态农业建设要求,构建促进我省农业生态转型的条例和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