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生态文明关键词】之自然价值

时间:2019-08-23 09:33:53     来源: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自然价值”是一个新概念。《中国大百科全书》《大英百科全书》都有“自然”和“价值”两个词,但没有“自然价值”这个词。“自然”,指地球上人和社会以外的自然事物,是自然物质、能量、信息、空间和生态系统的总和。“价值”是关系概念,它表示事物对人的意义,即事物(客体)对于人(主体)的功用,指它对人有用,符合人的利益,能满足人的需要。现代社会,虽然认知自然对人有意义,但并不承认“自然价值”。因为,按照主一客二分哲学,人是主体,而且只有人是主体,因而只有人有价值;自然是人改造和利用的对象,它没有价值。现代经济学认为,社会物质生产中,只有资本和劳动产品有价值,自然资源是人类劳动的对象,它没有价值。


  20世纪中叶,学术界在反思生态危机的根源时,在经济学领域,提出自然资源有经济价值的观点,需要对自然资源的使用进行价值评价和计算,对自然资源的消耗进行偿。自然价值论认为,世界物质生产,包括自然物质生产和社会物质生产,它们都是创造经济价值的过程。社会物质生产创造劳动价值,自然物质生产创造自然价值。它们的产品都是有经济价值的。


  同时,在环境伦理学领域,依据生命和自然界有价值的观点,提出人类道德的对象,需要从人和社会领域扩展到生命和自然界,承认生命和自然界的权利,尊重生命和自然界按照生态规律生存。环境伦理学价值论认为,生命和自然界自主地生存,地球上的千百万物种,各种各样的生态系统,它们独立自主的存在、进化和发展。同人一样,它们也是生存主体、创造主体和价值主体。地球不依赖于人类存在已经有40多亿年,生命生存已经有30亿年,它创造了无比繁荣和丰富的自然界,人类的历史只有几百万年,说只有人类有价值,生命和自然界没有价值,这种观点是主观和武断的。


  环境伦理学把自然价值主要分类为,它的外在价值、内在价值、系统价值和固有价值:


  自然外在价值,是关系性概念,指自然界对人类的价值。人类依赖自然界生存和发展,在创造自己的生活的过程中,把自然条件和自然物质、能源、信息和空间作为资源,通过社会劳动转化为自己的生存资料。生命和自然界对人类具有商品性和非商品性价值,商品价值是它的经济价值;非商品性价值,如它的生态价值,审美、旅游和娱乐价值,医学价值,科学价值,文化价值,哲学、道德和宗教价值,等等。


  自然内在价值,是主体性概念,指生命和自然界的自主生存表现的,是以它自身为尺度进行的评价。生存是它的目的,为了生存它具有自主性、主动性、评价(认识)能力、智慧和创造。这是以生命和自然界作为主体的价值评价。地球上不同组织层次的生命,它同人一样是生存主体、所有物种追求自己的生存,生存表示它们成功。因而它同人一样,具有“价值评价能力”,具有智慧,具有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人和其他生物处于不同的进化层次,因而所有这些特性处于不同的进化层次,具有不同的性质。


  自然价值的性质。生命和自然界是自组织、自维持的系统。它最重要特征,一是客观性,它不依赖于人独立地存在和发展,是不依人的意志而转移的,表现它的“固有价值”;二是整体性或系统性,所有价值主体都以整体或系统的形式存在和发展,表现它的“系统价值”。


  自然价值的结构,是由它的过程决定的,即由它的产生、进化和发展决定的,表现了明显的历史性和层次性。这种结构简表如下:


  自然价值是自然界物质生产过程的创造,它朝着价值不断进化、不断增值的方向发展。自然价值进化是地球物质运动推动的,从前生物发展阶段,经生物发展阶段,到人社会发展阶段的地球历史发展。它表现了如下的特点。


  自然价值进化的方向性,表现了它的层次性进化。这是自然物质从简单到复杂、从无机物到有机物、从生物到人,由低级到高级不断发展的过程。它的总趋势是朝进化的方向,朝生产率不断提高、多样性不断增加以及价值不断增殖的方向发展。


  自然价值的层次性进化中,下一个层次是上一个层次的基础,上一个层次是下一个层次的展开,上一个层次的所有特性都包含在下一层次之中,但是每一个层次与其下一层次比较都有新东西。上一个层次不仅产生于下一个层次,而且各层次之间又相互作用、相互依赖、相互渗透。


  自然价值进化的各个阶段,进化的速度,或进化的周期不断加速;自然价值的生产率不断提高,自然价值的生产、消费和积累都不断增加,表现了一定的方向性和不可逆性,从而地球物质进化的历史性和前进性。


  文化价值,是自然价值进化的最新成就。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自然是整体,文化是部分,自然比文化完整。在文化价值与自然价值的关系中,自然价值是整体,文化价值是部分,自然价值是基础,人在自然价值的基础上创造的文化价值。


  人类以文化的方式生存,主要不是直接或现成地利用自然物,而是通过自己的劳动,改造自然,使自然事物适应自己的需要。劳动是人类创造文化价值的基础,劳动又是人与自然、文化价值与自然价值关系的中介。人类劳动创造“人工自然”,或“社会的自然”这是人类劳动发挥人的主体性作用,从而使自然事物能够适应自己的需要,变自然为文化,自然价值转化为文化价值,并实现文化价值的过程。在自然价值的基础上创造文化价值,这就是人类的生存。


  值得注意的是,人类在变自然价值为文化价值的过程中,常常对自然资源采取掠夺、滥用和浪费的对策,常常以损害资源和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造成资源和环境破坏。它不仅不承认自然价值,而且常常以损害自然价值的方式实现文化价值,具有“反自然”的性质。迄今为止,人类最重要的文明成果大多是以损害自然价值为代价实现的。但是,人类文明的历史表明,“人类反对自然,没有赢方”。因为如果文化以损害自然的形式发展,导致自然破坏,文化也就没有了生命。因为在病态的自然环境中,不可能有健康的文化。如果自然环境受到破坏,随着环境的恶化,人类文明会迅速随之衰落。


  因而,人类需要通过价值观的转变,改变文化发展方向,以确认自然价值为前提,从人统治自然的文化或“反自然”的文化,过渡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文化、尊重自然的文化。这就是生态文明的道路。


  在这里,自然价值是多种多样的,文化价值是多种多样的,自然价值转化为文化价值、实现文化价值的过程也是多种多样的。在自然价值和文化价值的意义上,我们可以把建设生态文明视为多价值管理,包括自然多价值管理和文化多价值管理以及自然价值转化为文化价值过程的多价值管理。人类在自然价值基础上创造文化价值的新道路,以科学的可持续发展的方式,在符合客观规律的路径上进行,实现人与自然的“双赢”


  联合国《世界自然宪章》(1982年)宣告,“人类属于自然的一部分,生命依赖于自然系统功能的持续发挥,从而确保能源和营养的供给。文明根源于自然。它塑造了人类的文化,并影响了所有艺术和科学的成就;与自然协调一致的人类生活,将赋予人类在开发创造力和休息、娱乐方面的最佳机遇。”我们不仅要尊重人,爱惜文化价值;而且要尊重生命和自然界,爱惜自然价值。“从大自然得到持久的利益,有赖于维持基本的生态过程和生命维持系统,也有赖于生命形式的多样性,而它们常常由于人类的过度开发破坏生境而受到危害。由于自然资源的过度消耗和利用不当,以及人民之间和国家之间未能建立一种适当经济秩序,因而使自然系统退化,进而会导致经济、社会和文明的政治体制走向崩溃。对珍贵资源争夺会造成冲突,而保护自然和自然资源却能对正义和维护和平作出贡献。”


  为此,我们需要一种新的道德——环境道德:因为“生命的每种形式都是独特的,不管它对人类的价值如何,都应受到尊重;为使其他生物得到这种尊重,人类的行为必须受到道德准则的支配。人类可变更自然,并通过其行为或行为的结果而耗竭自然资源,因此,人类必须充分认识到,维护自然的稳定性与提高自然质量的紧迫感和保护自然资源的迫切性。”


  为此,我们需要实施多价值管理的对策,以便在人与自然和解,文化与自然、文化价值和自然价值共同繁荣的基础上走向绿色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