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树木传奇]香樟树,东方佳木寄乡愁

时间:2019-04-02 11:21:57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推荐词
  香樟树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寓意着吉祥、长寿、幸福、和谐,深受百姓喜爱。香樟树浑身是宝,树皮、树叶、果实,甚至木材均可入药。香樟树生命周期长,枝叶茂密,是护佑庭院的首选树种。自古以来,江西、浙江、湖南等地百姓喜爱栽植香樟树。江西、浙江等省将香樟树作为省树。我国正在大力推进的生态文明建设中,香樟树的身影随处可见,这是香樟树生态学和景观学价值的最佳运用。
  树木档案
  香樟树是樟目樟科樟属常绿大乔木,广布于长江以南各地,喜温暖湿润气候,耐寒性不强,对土壤要求不严,较耐水湿。香樟树生命力旺盛,树冠广展,气势雄伟,是优良的绿化树、庭荫树,树龄可达上千年,长成参天古木。近几十年里,南方多地将香樟树作为“市树”,广为栽植。香樟树的传说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成为人们认识香樟的重要文化来源。

  
  香樟木以独特的芳香、漂亮的纹理、制作的家具耐用又防虫蛀,而赢得中国人世代喜爱。日常生活中小到活血祛湿、健胃止泻,大到女儿出嫁的陪送物品,都少不了樟木的身影。从远古至今日,对香樟树的爱已融入华夏儿女的血脉,成为炎黄子孙生命中温暖的记忆。

 

千年古樟成为人们的精神图腾、灵魂寄托。 舒敏瑞摄

 

  香樟树的百姓心愿
  香樟树(樟树)是民间百姓喜爱的树木。人类在与自然长期相处共生的岁月里,认识了各种树木,对一些散发特殊香气,或者材质纹理美观,或者驱虫防病的树种青睐有加。香樟树便是典型的代表树种。
  在江南,香樟树是浸润在百姓日常生活里的树木。在浙江、江西、湖南等地,院子里或者村边上,散生着高大的香樟树,这是树木陪伴人类久远的历史印迹。
  香樟树是我国传统名贵树种,居江南四大名木之首。香樟树含有丰富的挥发性油脂,制作的家具有防虫蛀等特殊功效,广受百姓喜爱。古时候江南沿袭着女儿出生就栽植香樟树的习俗,女儿出嫁,父母把对女儿割舍不下的爱,盛装在香樟木箱子里,伴随女儿远嫁,守护女儿终生。
  早年间,在江西、湖南等地,人们视香樟树为神树,祭树避灾,祈求风调雨顺、健康长寿。在一些村镇,较常见也最为人们重视的习俗是认樟树为樟树爹爹或樟树娘娘。孩子刚出生的人家,择初一或十五吉祥日,在大红纸上写下婴儿的姓名、生辰八字及“认娘书”,塞在孩子胸口衣服里,长辈抱着孩子,在香樟树下摆上供品,点燃红蜡烛,祈祷樟树娘护佑孩子。然后,将大红纸粘贴在拜认的樟树上。等孩子稍大些懂事了,家长会教育孩子对待樟树就像对待生身父母,孩子生日或四时八节,都要祭拜香樟树。春节时,孩子也要给樟树娘拜年,为她贴上春联,挂上彩灯。新中国建立后,随着科学的普及,人们不再祈求香樟树保平安。因而,这种曾经独特的地域文化现象,走进了历史,成为久远的记忆。

 

  江西省德兴市海口镇海口村是一个千年古村,历史上曾有179名村民考中进士。村里有一棵近2000岁高龄的巨型古樟树,树围达23米、树高20米,整棵树要16个成年人伸开双臂才能合围,树蔸内有一个可容纳60多人的树洞。图为身穿古装的学童们在千年古樟下诵读经典国学。卓忠伟摄(中新社发)

 

  名人的香樟情怀
  香樟树枝繁叶茂,树冠巨大,常年墨绿,生长期很长,是庭院绿化遮阴的理想树种。在江南一些老宅院里,往往都有几株巨大的香樟树巍然耸立,庇护着百年老院的世代子孙。在一些名人故居或纪念馆庭院里,老樟树也是最耀眼的自然景观。南昌市的八大山人纪念馆庭院内,数百年的古樟巍峨挺拔,护佑着青砖灰瓦白墙红柱的殿宇,使庭院显得格外静谧肃然。
  “上海宋庆龄故居的庭院里有两棵树。有一次,周恩来同志觉得那房子小了一点,就劝宋庆龄同志搬个家。她不肯,说:‘我舍不得这两棵树。’这是两棵樟树。樟树不高,但它的枝干粗壮,而且伸向四面八方,伸得远远的。稠密的树叶绿得发亮。樟树四季常青,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它们总是那么蓬蓬勃勃。别的树木容易招虫……而樟树本身却有一种香气,而且这种香气能永久保持……只要这木质存在一天,虫类就怕它一天,樟树的可贵之处就在这里。”这是作家茹志鹃写的被选录进小学语文四年级课本的《宋庆龄故居的樟树》。从短文中可以看出宋庆龄对老樟树的情怀。
  宋庆龄一生全心全意为妇女儿童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为表彰在妇女儿童事业领域里作出卓越贡献的人士,以宋庆龄名字和樟树命名的“宋庆龄樟树奖”,向世人明示了宋庆龄对香樟树的爱和对妇女儿童事业的卓越贡献。
  在湖南省永兴县樟树镇樟树村有一棵千年古樟。相传这是无量寿佛释全真在世时亲手栽植,至今已有1200多岁。这株古樟树高30米,胸径2.6米,要六七个人才能合围。有趣的是,与这棵古樟相伴生的还有一根古藤,老藤与古樟盘根错节缠绕伴生,成为有趣的自然景观。

 

龙脑樟提取的天然冰片是300余种中成药的主要组成成分

 

  国家战略中的作为
  香樟树是我国优良的乡土珍稀树种,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香樟树木材纹理美观、香味独特,抗虫害、易加工,是家具、建筑、雕刻的上等木材。香樟树的根、干、枝、叶,均可提炼樟脑,而樟脑广泛用于化工、医药等行业。
  香樟树具有良好的景观效应。据统计,有60多个城市把香樟树作为“市树”广泛种植。南方一些地方建设的樟树公园,各具特色,给游客留下了深刻印象。
  香樟树巨大的经济价值和良好的景观效应,在我国近年实施的重大战略中,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位置。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绿化美化乡村是其中的重要内容。各地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具体行动中,都注重美化乡村,振兴乡村名特产业,栽植名贵乡土树木。香樟树自古就是江南四大名木,深受各地群众喜爱。南方各地林业部门把香樟树作为乡村绿化美化的重要树种,大力推广。
  我国从2012年开始实施国家储备林建设工程,目前各地工程项目如火如荼。国家储备林建设工程,是为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美好生活对优质木材需要,在自然条件适宜地区,营造培育工业原料林、乡土树种、珍稀树种和大径级用材林等多功能森林。2018年3月13日印发的《国家储备林建设规划(2018-2035)》中,国家储备林树种目录把樟树列在长周期用材林树种组,作为主要目标树种培育。相信通过工程的实施,樟树的未来与其他珍稀名贵树木一样,必将大片大片地根植于东方沃土,傲立在古老文明的新时代华夏大地上,成为中华民族共圆中国梦、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又一时代印记。
  龙脑樟因含有天然右旋龙脑(天然冰片)而闻名,是目前已发现的含有天然右旋龙脑的植物中,鲜叶精油含量(1.53%-2.60%)和精油中右旋龙脑含量(67.06%-81.78%)最高、质量最好的天然冰片新资源,具有极重要的药用价值。目前,国际上,国际植物药(含中药)市场年增长10%。天然冰片作为名贵药材,应用于300余种中成药中,是医药、香料、日用化工及食品等诸多行业的重要原料,有着植物黄金的美誉,预计国际市场年需求量超过1万吨。

 

香樟木五斗柜 杜荣摄

 

  中华文库中的瑰宝
  江南人世代喜爱香樟树,因而江南多巨樟。这些伴随华夏民族历史久远的古老巨樟,也衍生了一些神话故事。据西汉东方朔《神异经》记载:“东方荒外有豫章焉。此树主九州,其高千丈,围百尺……有九力士操斧伐之,以占九州吉凶。斫之复生,其州有福。”这种斧砍斧口愈合的文字记载,给巨樟赋予了神秘色彩。东晋干宝《搜神记》云:“吴时敬叔伐大樟树出血,中有物,人面狗身。敬叔云∶此名彭侯。乃烹而食之,味如狗也。”这些神话故事,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璀璨明珠。
  香樟树不仅为老百姓世代喜爱,历代文人雅士也钟爱有加。
  白居易的《寓意诗五首》中有“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的诗句,说明了香樟树的生长地及树形,以及香樟木的用处,可谓香樟木推销的最佳广告用语。
  南宋著名诗人戴复古的《大热五首 其四》云:“吾家老茅屋,破漏尚可住。门前五巨樟,枝叶龙蛇舞。半空隔天日,六月不知暑。西照坐东偏,南薰开北戶。胡为舍是居,受此炮炙苦。”这首诗堪称香樟树作为庭院遮阴的最美代言词。同为南宋著名诗人的项安世,在《古樟书堂》诗里将文人雅士对古樟的喜爱描写得恰到妙处:“问讯书堂士,门前有古樟。植根深入地,盘势阔连岡。雾合琴书润,风来砚席凉。试赓云下曲,余韵绕琳琅。”
  元稹《谕宝二首》长诗中有“千寻豫章干,九万大鹏歇。栋梁庇生民,艅艎济来哲”的诗句,足见古老香樟树在诗人及世人心中的位置。
  这样的古诗还有很多,比如白居易《宿樟亭驿》中的“夜半樟亭驿,愁人起望乡”,《醉送李协律赴湖南辟命因寄沈八中丞》中的“富阳山底樟亭畔,立马停舟飞酒盂”。沈亚之的《文祝延二阕》中有“樟之盖兮麓下,云垂幄兮为帷”,等等。
  以香樟树作地名,也是有趣的文化现象。以樟树命名的县、乡地名有:江西省樟树市、江西省兴国县樟木乡、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覃塘区樟木乡、湖南省衡阳县樟木乡、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樟木乡和湖南省湘阴县樟树镇等。以樟树命名的村名和街道,则更多,湖南省永兴县樟树镇樟树村,便是一例。
  中国文字由自然草木、山川象形演化而来,神奇的大自然孕育了伟大的中华文化。21世纪的今天,我们在祖国南方大地上行走时,不经意间,一株或数株甚至一片老樟映入眼帘,滑过心田,你心底一惊,自问:这是白居易笔下那棵老樟,还是元稹歌颂过的千年古樟?古樟刻印心中,敬畏之情陡生。
  民间百姓对香樟树的由衷喜爱,来自于先祖的遗传基因,更来自于独特的华夏文化熏陶。这种发自心底的爱,才使一代又一代的炎黄儿女护佑樟树,继而才有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樟树傲然挺立华夏大地,迎风沐浴,陪伴一代又一代热爱香樟树的子民,向着新时代的中国梦奔跑。(作者:杜荣)
  
  作者简介
  杜荣,笔名风信子,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工作人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业余从事生态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北京文学》《青年文学》《散文百家》《新华文摘》和《青年文摘》等多种报刊;已出版《故乡背影》《心灵絮语》《心灵密码》等5部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