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命途多舛,说说新麦那些绕不开的劫

时间:2017-05-31 11:27:51     来源:生态中国网

19300001302824131105086177968_950.jpg


  进入五月,全国多地都进入夏收倒计时,在夏收的粮食作物中,小麦占有很大的比重,湖北等地小麦自5月10日开始就陆续零星上市,预计更大范围收割将在5月20日前后,到了收获的季节,价格无疑是农民和采购商及用粮企业最为关注的问题了。


  据市场了解,今年湖北荆门京山地区面粉厂新季小麦的开秤价为1.15元/斤,较去年的1.05元/斤提高了0.10元/斤,另外,湖北孝感地区烘干粮开秤价格亦达到1.05-1.10元/斤的水平,今年的小麦开秤价较去年明显提高。虽然开秤价比去年高而且小麦也只是零星上市,但湖北小麦产区已经涌入了大量的贸易商和制粉企业的采购员,在小麦上市初期,各方力量抢粮现象不可避免。


  自2016年以来,国内小麦价格居高不下,新小麦上市,制粉企业将目光投向新麦收购,是想拿到好粮缓解自身成本高企的现状,给企业喘息空间。但是如果湖北小麦产区开始抢粮,在各方力量争抢下,虽然小麦开秤价比去年高,但农户捂粮惜售心理反而更强;价格过高,农户惜售,贸易商出于风险利益考虑,收购量必然有所萎缩,多方僵持下,小麦市场买卖双方处于观望状态也不足为奇。这对于本就不景气的制粉企业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新一季小麦上市,价格高于往年同期,主要是因为自2016年以来,因极端天气导致的一系列问题使得2016年小麦市场一直供应紧张,价格居高不下。


  小麦成熟后期,气候情况是关注的焦点,是决定未来价格走势的关键因素。去年的教训历历在目,前期一致看好的小麦产量、质量,结果就是因为在收割期连续降雨,导致小麦不完善率大幅度超标,使得去年小麦产量质量双降,供应吃紧。而麦价上涨蚕食了面粉加工利润,制粉企业不得不竞购高价原料,成本的一再上升令本就不算景气的制粉企业更加苦不堪言,甚至产生面包比面粉贵的严重不合理现象,更有众多的制粉企业被迫停产或者减产。


  目前,在还不知后期天气如何的情况下,新麦一上市就遭遇开成价格高于往年同期,是否会影响小麦后续全面成熟时期价格?


  虽然进入5月份以来,一方面随着国家高质量小麦粮源投放的不断增加,市场供给偏紧现象逐步缓解,另一方面,因新麦上市时间的临近,用粮企业对小麦的采购更为谨慎,但总体来看,在新麦上市预期不断增加的前提下,小麦市场也没有出现需求明显弱化的迹象。


  从这一点来看,新麦即便大规模上市,市场上稳定的需求也将会为小麦市场提供最为根本、坚实的价格基础。当然如果在小麦大面积成熟时再遭遇去年那样的恶劣天气,对于价格本就居高不下的小麦市场而言就要让人担忧了。


  虽说按照以往规律新麦上大规模上市后,价格会出现较为明显的“跌幅”,但无论从市场供需结构,还是政策对口粮安全的保护角度来看,如果后期不出现极端天气导致新麦质量出现较大变故,那么今年新麦大幅低开的可能性并不高。


  目前市场原粮已基本见底,临储拍卖和轮换出库储备粮基本成为市场中仅有的流通粮源。为切实做好小麦销售工作,满足用粮企业需求,5月12日国家粮食交易中心发出拍卖预告,决定5月16日增加小麦销售计划26万吨(第一次开始拍卖2016年小麦),其中:2016年河北小麦10万吨、山东小麦10万吨;2015年湖北小麦5万吨;2011年新疆小麦1万吨。从近期拍卖和国储轮换出库的情况来看,需求和价格依然坚挺。


  从粮食安全角度来说,小麦是我国三大粮食作物之一,面积和产量均占全国粮食作物的1/4左右,小麦产量和价格对稳定国内粮食供给,保障粮食安全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同于玉米等经济作物,作为主粮的小麦依然需要国家政策来保驾护航。在小麦零星上市初期各方力量大规模涌入小麦产区抢粮,不仅会扰乱了市场秩序,也会增加用粮企业的成本。同时各方力量的加入也会导致小麦价格飙涨,对通胀形成新的压力,影响未来粮食调控政策的走向,增加政策执行与监督的成本,削弱政府对国内粮食调控的力度,国内粮价上涨幅度变得难以掌控。


  近几年,国内外极端气候频发,对于小麦生产并不利,如果国内因为过多市场力量介入影响小麦市场价格,撼动国家政策的调控力量,造成区域性人为性的流通趋紧,那么一旦发生国内外价格联动,将严重威胁国家粮食安全。


  森林大宗认为:小麦即将进入大面积成熟期与收获期阶段,由于新季小麦收成好坏直接关系到下半年的市场行情走向,因此一方面后期天气变化将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但另一方面在上市初期也不能忽视国家政策对小麦的价格的调控作用,必须严密关注小麦产区抢粮贸易商背后真正的力量,避免发生大规模抢粮扰乱市场现象,采取切实有效的政策确保自身粮食安全,不能为了眼前的商业利益将粮食安全的重大问题盲目寄托于市场。(文/张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