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港警殴打“占中者”被判两年 负面效应不能罔顾

时间:2017-02-20 18:26:5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辱华”、“港独”议员事件风波刚过,香港又出事了。


据香港媒体报道,7名香港警察因2014年非法“占领行动”期间向“占中”支持者曾健超施袭,被裁定袭击造成身体伤害罪名成立。香港法官杜大卫(英国籍)2月17日称此案控罪严重,不能判处缓刑,又称他们执勤时殴打曾健超,令香港蒙羞,判七名警察全部入狱两年,判决在香港社会引起极大争议。


争议焦点在于,“占中”已被中央和香港政府认定为大规模违法行动,香港警察在“占中”79天里,曾经承受着违法占道者言语辱骂、肢体冲撞、雨伞戳刺、尿液喷洒。但袭击警察者曾健超仅判5周并获保释,警察打人却被判两年无法保释。


“一国两制”框架之下,香港司法独立,目前香港不少法官是外国籍(以英国居多),且属于普通法(判例法)地区,法官有比较大的自由裁量权,尤其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英国方面在香港“占中”事件中的支持态度人所共知,虽然不能就此认定法官杜大卫有支持“占中者”的私心,但他在这次判决中有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其立场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判决结果,比如他强调违法者的“人权”,重判警察,而没有从维护社会秩序、打击违法活动的角度。


此次事件中,香港司法制度、法官对于“占中”的立场暂且不论,因为从程序上看,似乎并没有可批驳之处,且并非关键所在。最为重要的是,此番香港警察因打击犯罪而被判入狱,对警界乃至整个社会,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需要说明的是,警察执法过度是一个问题。中国大陆由于法制不够健全,频现执法过度问题。但在香港和台湾这样的法治社会,更多的问题在于警察的执法权威不足。香港和台湾作为新兴的民主地区都遇到同一问题:政府不够强、法治不够硬而民粹甚嚣尘上。香港警察一般都是“温柔如保姆”,几乎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地步,台湾警察过于软弱甚至袭警的报道并不鲜见,亦多有对此表达不满者。


然而在同样是民主社会,且适用判例法的美国,警察对付违法者却从不心慈手软,前不久,美国民众抗议特朗普就职时,就有被警察打得头破血流的人。如果有人袭警,甚至是有袭警嫌疑,就很可能会被当场击毙。美国警察误杀了不少被错认为有袭警嫌疑的黑人,但因此被定罪的警察不多。美国之所以如此维护警察的执法权,是因为如果警察失去权威,社会秩序将无法维持,保障公众的安全就要大打折扣。


因此,在这件事情中,警察在执法时殴打疑犯构成犯罪是毫无疑问的,但对7名警察一律判处两年监禁偏重,或者说相对于曾健超的袭警罪仅被判五周,显然有失公允。香港相关法规有两条例针对袭警,一为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条例》:“袭击、抗拒或故意阻挠在正当执行职务的任何警务人员或在协助该警务人员的人”,最高可监禁两年;另一条例为第232章《警队条例》第63条:“任何人袭击或抗拒执行职责的警务人员,或协助或煽惑任何人如此袭击或抗拒……循简易程序定罪后,可处罚款5000港元及监禁6个月”。


而且,“占中”行为是中央和香港政府方面认定的非法行为,警察执法时被围攻、被淋尿液、被辱骂,殴打疑犯是在极其愤怒下的冲动行为。


换言之,执法的警察因为冲动行为被重判,非法“占中”的袭警者却被轻判,令“占中”者和将警察妖魔化的反政府人士感觉理直气壮,而整个警队的士气严重被挫,政府依法施政不可避免遭遇阻力,社会安定也将受到影响。不论是香港警界,还是香港社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并非法治精神所在,期待不要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