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湿地 > 湿地观察 > 正文

珠江源头污染危情实录

时间:2009-08-29 00:00:00     来源:湿地中国

当珠三角力图改变“资源廉价送礼式”粗放发展方式时,珠江上游正敞开大门引进高耗能、高污染项目。

2009年8月15日中午,阳光明媚,昆明市柴石滩水库开发公司经理李忠明正在捞鱼准备招待客人。“这里的鱼天然放养,是最环保的。”他说,“很多鱼塘里喂饲料的鱼也打着柴石滩的牌子卖。”

然而,正是李经理所言的这个日产数吨“绿色鲜鱼”的水库,2001年蓄水以来污染就逐年加重,尤其是2005年出现砷污染,到2007年全库平均值超标,突然成为一池“毒水”。

这座梯级龙头水库和它所处的珠江主源南盘江的绝大部分河段一样,水质处于劣V类水平。柴石滩从其诞生以来,某种意义上一直是其上游城镇、工厂和乡村的蓄污池,而全长两千多公里的珠江,在其源头就遭遇了严重污染。

南盘江

“90年代水质变坏,2000后鱼虾绝代。”和珠三角一样,珠江上游的南盘江边也流传着类似顺口溜

“翠峰一滴三江水,珠流万里入南洋。”1985年,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勘定珠江发源于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县马雄山麓,此后,曲靖一直着力推销“珠江源头第一市”这张名片。

如今,源头所在已经被开发为国家A A A A级景区,门票40元一张。源水从溶洞中甫一流出便不再自然流淌,而是为坝所截形成一个人工湖,水上修有吊桥亭台,水中放养着鲤鱼,游客于景区地面铺着松针的餐厅进餐时,还可以欣赏身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当地人唱的祝酒歌。景区以及周围乡村,四季如春,百花常开,牛耕狗吠,一派自然田园风光,而水质从源头直到下游花山水库一直清澈洁净,没有污染。

然而,好景不长,南盘江从源头没流多远便会遇到珠江流域第一个大型工业园区———花山工业园区,这里集中了云南云维集团、云南沾化、曲靖大为焦化制供气公司等数家大型化工企业。工厂烟囱巍然耸立蔚为壮观,排出的烟尘遮天蔽日,离得很远就能闻见一股刺鼻的气味,而江水流经这里到达沾益东风闸时已经由清澈变绿变稠。

此后,南盘江一路南下,穿过曲靖市的主城区麒麟区进入陆良县境内,再由东北向西南贯穿陆良坝子(山间平原)流入柴石滩水库,这时珠江水便离开源头区域到达昆明市所辖的宜良县境内。

其间,南盘江的污水来自以曲靖市中心城区、沾益县城、陆良县城为主的城市生活污染源,每天约7万立方米的生活污水排入江中;还有以曲靖西城工业园区、越州工业园区、陆良西桥工业园区为主的工业污染源,花山工业园区目前每天向江中排放4 .3万立方米的工业废水;此外还有沿岸广大农村施用农药化肥产生的难以统计的面源污染。

《2007年曲靖市水资源公报》对曲靖境内南盘江河段水质的评价:I类河段仅8公里,占2.6%,其余均为V类和劣V类。

“70年代淘米洗菜,80年代摸鱼摸虾,90年代水质变坏,2000后鱼虾绝代。”和珠江三角洲一样,珠江上游的南盘江边也流传着类似的顺口溜,沿岸居民用它自嘲着近二三十年环境发生的变化。不同的是,当珠三角开始淘汰低端产业,力图改变“资源廉价送礼式”粗放发展方式时,珠江上游正敞开大门大力引进高耗能、高污染项目。

源头第一市曲靖

“曲靖的地方财政基本上只是保吃饭,全面污水截流和处理污水还有待时日。”

曲靖为云南省第二大城市,全市户籍人口已超600万,素来是云南重要的工业和农业大市,同时也是全国最大的烤烟基地和“西电东送”的主要基地。境内已探明煤炭储量居全省第一,锗和磷居全省第二,这令曲靖成为典型的资源性城市,因此对环境的历史欠账严重。

上世纪80年代水资源评价表明,南盘江上段水质受到轻度污染,此后骤然加剧。到2001年,上段水质I-II类水的河段就只剩8公里了,其余均为V类和劣V类水,年废水排放量增加到1.31亿立方米,为80年的5.7倍,其中工业废水增长了4.5倍,城镇生活污水增长了22.1倍。

工业废水一直是南盘江污染的重要原因,江水中有机污染和毒物污染兼有,主要污染除氨氮、总磷、挥发酚外,局部河段砷化物、汞、氟化物污染也很突出。上世纪末,主要工业污染源基本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成投产的老企业,包括云南沾益化肥厂、沾益磷肥厂、陆良县银河纸业、陆良氮肥厂等重大工业污染源在内,外排废水处理率仅为20%。当时土法炼焦、土法炼锌等污染严重小企业泛滥也对南盘江水质造成严重影响。

“过去发展乡镇企业,开办了一些废纸厂,采取粗放式加工,企业对污水治理不重视,南盘江一度变臭发黑。”曲靖市水文水资源局副局长李春荣说,“最近几年政府开始重视污染治理,像沾化、云维、银河纸业等一些大企业都被要求达标排放,水质比90年代有所改善,至少不黑不臭了。”

2003-2006年,曲靖市就关停关闭小炼焦、小炼锌、小水泥、小煤矿等807家。“和发达地区一样,我们开始淘汰落后产能,土法炼锌、炼焦涉及到产值30多个亿,很多乡镇因此萧条了。”曲靖市环保局办公室主任赵明介绍说,“现在工业废水我们的监管是基本达标了,但城镇生活污水却成为一大难题。”

据环保部门测算,南盘江曲靖段城镇居民污水排放总量为每年2930万立方米,但现在仅麒麟区有一座污水处理厂建成并运行。该厂2004年底建成后由于技术和资金不到位运转时断时续,以至于国家环保总局发布的《2005年全国城市环境管理与综合整治年度报告》中,曲靖城市生活污水集中处理率为零。曲靖市政府后来引进了天津一家水务有限公司,将污水处理厂交给其管理。这家污水处理厂设计规模为日处理8万立方米污水,但目前实际处理能力为4万立方米,而且无脱氮工艺,因此氨氮去除率基本为零。

“曲靖的地方财政基本上只是保吃饭,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投资,全面污水截流和处理污水还有待时日。”赵明希望珠江下游的企业可以来投资上游的污水处理。然而,将这类公用事业市场化的做法目前仍存在争议。

不久前,云南云维集团有限公司投资1.1亿、日处理4.8万立方米污水的工程刚通过省级环保部门验收,而云南省最大的制浆造纸企业陆良银河纸业此前则投资1亿多元新上马2条纸机生产线,启动了碱回收治污项目,使企业实现达标排放。

云南省环保厅去年检查时发现,位于陆良西桥工业区的银河纸业外排生产废水超标,而云维集团则存在生产废水直排。而今年该厅检查又发现,曲靖化学工业公司、曲靖市盛凯集团有限公司存在冲洗水、雨水收集系统不完善,云南省曲靖化学工业公司存在生活污水直排,曲靖卷烟厂存在生活污水处理站运行不正常等问题。同时,麒麟区那个南盘江上游唯一的污水处理厂运行不正常。此外,南盘江所流经的曲靖坝子、陆良坝子农业生产发达,大量使用农药化肥也对南盘江水体产生影响。

曲靖的各大企业近年虽然已投入大量资金进行污染治理,但南盘江依然污染严重,处于下游的柴石滩水库承接的污水并未减少,直到去年3月砷浓度达到最高值。

砷污染

柴石滩水库砷超标,专家归因地质,环保部门认为是上游陆良西桥企业污染造成

柴石滩水库位于距昆明80公里风景秀丽的峡谷之间,南盘江从源头到这里已经奔流了200公里,这个1995年动工、总投资7亿多元的超大水利工程库区全长33公里、总库容为4.37亿立方米,相当于两个西湖,担负着灌溉“滇中粮仓”宜良县万亩良田、发电、保护生态以及发展旅游的重任。

按《云南省水功能区划》确定:柴石滩水库水质目标为Ⅲ类,但水库水质一直劣于Ⅴ类。柴石滩水库开发公司经理李忠明虽然盛赞水库中的鱼环保,同时也坦承库区去年和前年都发生过大面积死鱼事件。“都是上游那些造纸厂排的污水。”他提高声调,“今年副省长还来水库视察过,那些造纸厂如今被关了。”

实际上早在2002年10月,南盘江柴石滩以上河段就发生严重的突发性水污染事件,致水库3亿多立方米水体受污染,上百吨鱼类死亡,最后查明杀手是沿岸工业企业排放的剧毒物质六价铬。

2006年云南省人代会上,昆明市代表团代表联名提出《关于制定柴石滩水库保护条例的议案》;次年,昆明市31名代表又再次向省人大提出《尽快制定

相关阅读